水果拉霸

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忧国忧民的诗人任正学

2016-6-13| 发布者: zw123| 查看: 9008

摘要: □任兆毓(兴化)忧国民纪实入诗《田舍吟》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在《灾害篇》中,记叙了兴化辛亥革命后12年内有6年分别为卤水、霪雨、旱灾、虫害、坝水和风灾。还有1931年(即民国二十年)发大水,兴化农民与 ...

□任兆毓(兴化)

忧国民纪实入诗

《田舍吟》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在《灾害篇》中,记叙了兴化辛亥革命后12年内有6年分别为卤水、霪雨、旱灾、虫害、坝水和风灾。还有1931年(即民国二十年)发大水,兴化农民与洪水斗争“摸索还捞水底禾”的情景:“状似凫鸥浮大海,(割稻者头在水上,桶在颈后,泛泛如鸥),深齐项背斗洪波,只知糊口聊求食,安问伤身易染疴。”那时的农民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风涛声杂哭声哀”,其惨象触目惊心。另一首《冻河行》记叙了1932年腊月廿五冻河到1933年正月十八开河的情景,这一部分内容是研究兴化水旱等各种灾害的宝贵资料。

在《悯农篇》中,记叙广大农民的劳苦及所受封建统治者的剥削和压迫。在《田家四时苦》中,“冻泥没膝寒侵骨,残月当空露满头”,写早春耕种老沤田涉水劳作之苦;“苗叶割肤同利刃,火光灼背任骄阳”,写夏日田间劳动炎热之苦;“累累积欠心方碎,扰扰催租吏更哗”,写面对秋收,要还债、要交租税的愁思之苦;“破屋雪风吹凛冽,吞声妻子泣饥寒”,写冬天面对破屋饥寒交迫之苦。另有叙事诗《悯农歌》,记叙了一对夫妇一年到头昼夜辛劳仍不能养活一家人的情景,具体揭露了农民生活的困苦根源在于除天灾之外还有统治者的剥削。《捕蝗篇》则直接揭露了“苛政猛于蝗”的实质,与唐代大文学家柳宗元的“苛政猛于虎”有异曲同工之妙。

水果拉霸在《爱国篇》中,题为《一片秋海棠叶》的诗这样写道:“青青一片叶,中部变焦黄,飞虻据为巢,所以受创伤;完全一片叶,忽缺东北角,任彼野蚕食,园丁不肯捉。”作者借写秋海棠叶的“焦黄”、“缺角”和“园丁不肯捉”,揭示了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野蛮侵略和当局者不抵抗的卖国行径。秋海棠叶形如中国版图,“忽缺东北角”意即东三省失去的史实;日本国土狭长如蚕,作者把侵略者比为“飞虻”、“野蚕”,越空飞至,渡海爬来,犯我国土、杀我人民,体现了先生对国土沦丧的焦虑、对侵略者的蔑视和刻骨仇恨。诗中的“青青”与“焦黄”、“完全”与“缺角”形成鲜明对照,增强了读者对投入抗日救亡运动的决心和紧迫感。此外,还有《五四运动》和《丁巳禁烟》等表明了诗人对五四运动的赞颂,对林则徐虎门销烟这一壮举的扬眉吐气的讴歌。

水果拉霸《厌战篇》中的《甲子初冬纪江浙兵祸被难者言》,这首叙事诗记叙了1924年冬一老乞丐诉说兵祸带给他们的灾难,老人本以操舟为业,起初,老妻在病中,因兵祸受惊吓而死;两个媳妇因怕被兵兽侮辱而投水自尽,两个儿子被抓去服劳役,一个已中弹身亡,另一个生死未卜;船被兵匪夺去,只剩下自己和小孙无依无靠,走投无路,辗转乞讨回到江北。此五言诗通俗易懂,催人泪下,不亚于唐代诗人杜甫的名作《石壕吏》。

另有《劝戒篇》,诗人分析了吸烟、赌博、嫖娼的严重危害,劝告人们自觉戒烟、戒赌、戒嫖娼。

纵观《田舍吟》诗词集,无论是灾害篇、厌战篇、希望篇,还是劝戒篇,都体现了作者忧国忧民的思想,由此可见任正学先生是民国期间,我们水乡兴化的一位忧国忧民的诗人,读了他的《田舍吟》诗词集,我们会对在水深火热中逝去的先人更为怀念,对横行霸道蹂躏中国人民的兵、匪、盗、贼及一切侵略者更加憎恨。

写流民身体力行

许多名家评说任正学先生的《田舍吟》。

水果拉霸为《田舍吟》撰序,时为上海希社社长,《风萚吟》主创者高翀写道:“昭阳任君宗儒学富如海,笔艳于花,半读半耕,一丘一壑,本彦升之苗裔,有元亮之风怀……作悯农诗,不让聂夷中之什;写流民苦,如绘郑监门之图……至若劫更桑海,态变风云,神州鼎沸兮不宁,世局瓜分而难合,忧时志切,兴屈子之悲歌;爱国情深,效杜陵之感愤……翀社创申江、标杨国学,前刊佳稿,已见一斑,今阅大编,得窥全璧,庾之清,鲍之逸,雅许兼赅;唐之诗,宋之词,洵堪媲美。”

时为长学、现年90岁的任裕国讲述了任正学先生的逸闻轶事。

水果拉霸先生曾在大垛阮钟设过馆,教了不少学生,后来回陶家舍设馆,他在舍上文学水平最高,威望也最高,地方上有了难事,都去请他解决。在一个兵荒马乱的春天,北方来了一群哀子(哀子:地方上有些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人组成的哀子班),每到一处,要吃要住,吵吵嚷嚷,骚扰群众,当他得知此情后,立即前往哀子驻地,准备说退哀子。一个哀子头儿见任正学先生来了,连忙上前打躬作揖,口喊:“任先生。”他一见这是自己曾教过的学生,突然板下面孔说:“有你这样的门生实在令老夫羞耻不堪!”哀子头儿无地自容,立即带领哀子班落荒而走。此后,当地群众再也没有被这些哀子骚扰过。

水果拉霸先生生前对粮食十分珍惜,他常对学生讲:农夫种田十分劳苦,“一粒米七个汗珠”。他常常自言自语反复吟诵:“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也。”在他正屋东厢的小厨房上有木质横匾一块,淡红底色,上面他亲自写了“来之不易”四个十分工整的黑漆大字,可惜后来木质横匾荡然无存。

先生之子任凤来(1924-2003),从小跟随任正学生活、学习,任正学先生的手稿字迹无法搜寻,但其子任凤来从小就读于他,所以其手稿字迹与任正学先生的如出一辙。

任凤来生前曾讲过任正学先生“心系难民”的事实。

水果拉霸从大陶迁搬至兴化的族侄任立轩(字树基)(任氏家谱19世),在兴化创办济生堂时,他虽囊中羞涩,仍献资以表爱心(《田舍吟》中有记载)。

辛未年(民国廿年)发大水时,兴化刘庄人高鹤年(字恒松)与诸友设救命团、救生会、收容所,给养活人难以计数,他也曾献资济民。

日军在南京大屠杀后,许多孤儿无家可归,苏州徐贯云、刘翰怡诸善士设苏州苦儿院,收容苦儿,有一年,他因事在苏州勾留时,特意去看苦儿,除撰诗颂扬徐、刘诸善士义举外(《田舍吟》有记载),还将身上仅有的钱献给苦儿院,回来时的路费还是向朋友借的。

水果拉霸他经济并不富裕,但平时见到年老、稚童或残疾讨饭花子,总是给以饭食。

民国期间,水乡兴化有一位忧国忧民的诗人,他是《田舍吟》诗词集的作者任正学先生。

水果拉霸任正学,字宗儒(1883—1940),今兴化市大垛镇大陶村人,原省政协副主席吴冬华的外祖父,生前为塾师。他生活的时代正值我国外侮内患、天灾人祸、民不聊生之时,在《田舍吟》500多篇(首)的诗词中,有50多篇具体周详地描述了当时兵、匪、盗、贼、天灾人祸给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田舍吟》是一本楚地昭阳先辈们的血泪史,是作者忧国忧民思想的生动体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泰州网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回顶部